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官风采 > 法官出镜
青山脚下的司法掌灯人
——记内蒙古土右旗法院民一庭庭长巴斯琴
  发布时间:2015-06-18 15:27:44 打印 字号: | |

    5月,别的地方已是夏日炎炎,内蒙古还春意正浓,农耕繁忙。在广袤的敕勒川平原上坐落着一座背山依水的小城,巴斯琴就在这里的土默特右旗人民法院工作了很多年,此刻她正站在乡间地头,为一起农耕纠纷丈量土地。快临近晌午,阳光有些刺眼,两家的矛盾也在巴斯琴的劝解中逐渐化解。

    “这个法官可吃劲了,真为我们办实事哩。”“吃劲”在当地话的意思是办事靠谱,认真负责。提起巴斯琴,老农们一边吧嗒着烟一边磕打着烟灰,赞不绝口,“巴庭长在当地,那可有名了,我们的案子她都能解决”“没有官架子、平民法官”这些是村民们的评价。

    在过去20余年基层法官职业生涯中,巴斯琴打交道最多的是农民,处理的大多是一些家庭邻里你长我短的民事纠纷,在旁人看来,琐碎不已,她却认为,百姓生活就是这样,自己土生土长,所以深知这里乡民性格,百姓无非是想找到一个说理的地儿,把这些事都当成自己事就会更用心去处理。

    失孤老人的“暖心剂”

    20138月,李某之子李春(化名)在驾驶摩托车的路上,不慎被迎面而来同样驾驶摩托车且饮酒后的王某撞翻在地,李春因抢救无效死亡。

    案发后,李春妻儿共四人来到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,起诉之事李春父母并不知情,李春父母已经80多岁,行动极为不便,儿子死后便没人照料。工作人员告诉起诉人,应该将李春父母一并列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,李春之妻杨晶不同意,她说,人都死了,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的怎么活?赔偿款应该都留给我们。经多次沟通无效,巴斯琴决定亲自去李春父母家走一趟。

    老人居住于偏远山村,需要跨越几座大山,路途遥远。进山后,有很长一段路任何交通工具都进不去,只能徒步。

    “路途要比想象的还艰难,那天我们尽管穿的是平底鞋,脚趾还是磨起了泡。”书记员郝鹏说。

    总算到了,抬眼一看,这叫什么村子呀,整个山上就五六户人家,留下的基本都是上岁数的老人。房屋破破烂烂,因为山里风大,房子周围都耷拉着塑料纸破布条,呼呼地,迎风飞舞,院子里胡乱堆着什么东西。老人颤颤巍巍地将两人迎进屋里,屋子和外面没啥两样,只是多了几堵墙和一个房顶,暂能遮风避雨罢了。

    “我没想到,山里居然有生活如此困难的人家,这趟是来对了。”说明来意后,老人抹着眼泪说,儿媳他们早不在山里住了,平日老两口就是靠天吃饭、政府救助,以前儿子还常来看看,如今遇到这么个事……说着,泣不成声。巴斯琴安慰老人后,征得老人同意,将两位老人也列为了附带民事诉讼原告。

    事关老人切身利益,案件审结后执行局连夜开展执行,很快就将被告赔付的15万元执行到位了。款到手了马上又面临一个难题,怎么分配款项?按照杨晶的意思,此款应该全部归妻儿所有。

    只能再一次挺进山里,巴斯琴决定还是由自己出马。

    她将儿媳孙儿都召回到山中老人家里,协商如何分配款项。

    “你们有多久没回这里了?看看两位老人是什么光景?”

    看着四周漏风的屋子,杨晶红着脸,孙子杨桦(化名)再也忍不住了:“妈,我那份不要了,我要给奶奶!”小女儿也说:“妈妈,爷爷奶奶好可怜。”

    “你丧夫老人丧子,相比,他们更不容易啊,再者也给孩子做个榜样嘛。”巴斯琴在一旁说道。紧接着,她分别从情理角度进行讲解,终于,杨晶开始让步,最后在此笔款项的分配问题上达成了一致。

    “本来执行款已经不归我管了,看到老人我就想到我的父母,谁家中都有老人,遇到这样的事咋能不管?”巴斯琴一脸怅然。

    婚姻家庭的“维护者”

    审理过多年的婚姻家庭纠纷,巴斯琴总结出一套独到的工作思路,她将前来离婚的夫妻分为四种,根据夫妻双方感情状态,决定采取何种方式处理,这样一来,她又成了婚姻家庭的“维护者”。“面对婚姻纠纷,能调则调,夫妻一场,本属不易,不能因为冲动做出后悔之举。”

    2012年,一对前来法院离婚的夫妻,在立案时又因一时言语不合,大庭广众之下唇枪舌剑,恶语相向。案子转到巴斯琴手里,通过了解基本情况,根据她的判断,这对夫妻属于典型的冲动式离婚,初步判定不能准予离婚,因为还有和解的余地。于是,她组织双方进行调解。

    调解时,先单独叫了男方进入调解室。

    “为什么离婚?”巴斯琴问。

    “我本不想离婚,但不知道哪里做错了。她要么不作声,要么突然‘爆炸’,像发疯一样,根本招架不住。”男方一脸无辜。

    一会儿,巴斯琴让女方进来,问了同样的问题。

    “性格不合。”

    “咋地不合?”

    女方想了半晌:“他不理解我,看不到我的付出。”说完,开始一脸沉默。

    巴斯琴走了出去,又叫男方进来,并叮嘱他一会儿妻子无论说什么话都不要作声。

    等双方都到齐后,巴斯琴对女方说:“今天你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,不要有任何顾虑。”

    女方看了男方一眼,起初还是沉默,10分钟左右过去了,终于开始诉说起来,一开始比较温和,之后情绪越来越激动,指着男方像洪水倾泻一般,边哭边说,身旁有一盒纸巾,直到一张张都抽完了,女方还在说,一说就是几个小时。男方在此过程中,几次欲语还休,终究按捺下去,等到后期,头一直低着。

    原来,女方在家中付出较多,男方是个粗线条的人,看不到妻子的付出且不善于表达爱意。原本夫妻俩系自由恋爱,感情基础较好,婚后由于家庭琐事,遇到问题不及时沟通矛盾越积越多,女方心态逐渐失衡,便经常拿离婚作话题。男方则不明所以,不懂女方为什么总提离婚。

    找到问题根源后,接下来的流程就顺畅多了。

    此刻,巴斯琴做“知心大姐”的时候到了,她先通过给男方做工作,教男方以后如何善于发现妻子的付出,如何体贴妻子等。然后又给女方做工作,直到女方重绽笑颜。

    “女人要的并不多,有时简单到只需要你的一个肩膀靠靠就够了。”巴斯琴拍着男方的肩膀,意味深长地说。

    “你们回去都想想,镜子破了可以再粘上,婚姻断了再续就不是原来的了。”

    几天后,女方打来电话,不离了。

    “这样的家庭,女方憋屈太久,所以心态失衡,最好让女方一吐为快,男方表示认错,双方都进行反思,就可能挽救一段婚姻。”

    这是巴斯琴办理婚姻家庭纠纷中最常见的一个案例场景。

    她的办案经验,源于她的“当事人心理”立场。“先要分析夫妻双方情感心理,再对症下药。”说完,她拿出一个厚厚的本子,封皮写着:常见婚姻纠纷案处理技巧。翻开第一页,第一句话就是“处理婚姻案,和解是第一法诀,宁和一个家庭不判一对鸳鸯”。接下来就是分析常见的几种离婚者心理状态,每种心理状态后都有所对应的感情破裂程度和挽救概率。

    “关键在于化解双方结怨。夫妻感情破裂,一般要经过纠纷、戒备、裂痕、破裂四个阶段。到破裂阶段,已经没有再调和的必要,因为矛盾的堆积已经达到无法弥合的阶段,在一起只会折磨对方,这样我会判决双方解除婚姻。”

    也许正是这种工作态度,多年来她审理的无数案件无一上诉无一上访,民间纠纷千头万绪,事无巨细,在她这里总是轻车熟路,很快拨云见日。

    远方在心中

    在土右法院一进门的一面墙上,有法院所有干警的荣誉照片,金光闪闪,其中巴斯琴的荣誉占了一大片:“全国办案标兵”“全区法院办案标兵”“包头市人民满意的好法官”“包头市优秀妇女维权卫士” “巾帼建功标兵”“三八红旗集体”“集体三等功”“巾帼文明岗”……

    一份份荣誉背后,记载的是多年的辛劳与付出。

    巴斯琴于1986年来到土右法院工作,刚来时在法院做打字员,逐渐成长为院内骨干,起初是典型的经验型法官,凭借坚强的毅力和好学精神,一步步攻坚克难,自学拿下了法律本科学位,后逐渐转型为学识加经验并重的法官。

    80年代,那时还没有电脑,庭审记录全部手写,做判决书时最费功夫了,需要从字模库中找字,把一个一个字模按文章的次序排出来,敲在蜡纸上,然后印刷,印刷出的第一张要校对,校对完了再开始印刷。印刷用滚筒,滚一下印一张。夏天天热时满屋子都是闷热的油墨味儿,至今想起来那种墨香味道似乎还在眼前。”

    在巴斯琴的讲述中,做书记员那段日子,留给她的确是一段最美好的时光。

    当时法院坐落在一个大院里的一排平房里,环境比较艰苦。夏季时节,每逢下雨就是大家最忙碌的时候,因为是多年的老房子,每到雨季,总要漏雨,修补几次也无济于事,于是干脆拿着大盆小盆摆成一排排接雨,场面煞是壮观。冬季则需要生炉子,每日来上班第一件事是先把炉子生得旺旺的。“遇到晚上需要加班的时候,大家就在一片炉火的红光中,和着啪啪的烧柴火声开工了。环境虽艰苦,但苦中作乐,每当为当事人审理完一个案子,看着当事人满意,自己则比吃了蜜都甜。”巴斯琴说,那会儿总是特别有成就感。

    巴斯琴渴望做法官,在做书记员时,就开始注重积累了。在每日的整理卷宗中,她发现每个案卷中都蕴藏着丰富而深刻的学问,每一个细微的环节都事关当事人切身利益,因为案件全过程都记录在案,于是在整理过程中,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办案思路。

    “有一次,我主审的一个案子,是关于财产认定的,双方证据线索混乱,整整开了一上午庭都没个头绪,休庭中,巴斯琴跑过来跟我说,郭庭,你看这样做是不是有利于证据的澄清?接着给我讲述了她的思路与方法。当时我听完就觉得这个姑娘不简单,因为能提出这样的方法,需要有完整的法律思维和知识结构。”采访时,民庭庭长郭珍光讲了这样一个事例。

    当了法官后,巴斯琴面临的问题日渐增多,她越发勤奋努力,谦谨敬业。回想起当年来,印象最深的是刚做审判员那会儿的一个案子,时隔15年,那个案子的每一个细节她还都记得清清楚楚。当时44名农民工静坐法院大院,因为被告拖欠了他们的血汗钱,没给清就逃跑了,这些农民工都是从四川来的,千里迢迢,临近年底,急着要钱回家,找不到被告就来法院闹事,因为语言不通,任凭怎么说都无济于事。那时巴斯琴还年轻,一着急扑通一屁股就和工人们一起静坐了。这下反倒是这些农民工们慌了,工头赶紧站起来扶起巴斯琴说:“巴法官你这是干啥子哩?”“大伯,法院不是不给你们解决,可抓人也需要时间呀!”看着巴斯琴诚恳的眼神,他们答应不再闹事了,给法院时间处理。

    “那段日子,是我最焦心的时候,我真为他们着急。”

    时光飞逝,当年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早已褪去青涩,经过20多年的审判经历磨炼,成长为法院的参天大树,现如今办起案来,相当纯熟。各路招式信手拈来,各类法条烂熟于心,尽管如此她依然热爱读书,内心有一种不竭的动力。这动力源自对知识的渴求,更源于对真理的追求。她常说,我是一个真正从底层成长起来的法官,我的起点不高,但我热爱学习。她的卧室有一个2米高的书架,上面排满了各类型书籍。“法官不能仅懂法律,很多时候,案件需要的是交叉学科知识,这些年,我越发惶恐,读得越多,越发现自己的不足。”

    “她以娴熟的业务理论知识,独特细致的工作方法和人格魅力,以法律教育人,以道理说服人,妥善处理了数起疑难复杂、影响较大的案件,较平稳地解决了纠纷,是一个百姓信得过的好法官。”土右法院院长张明杰如此评价。

    笔者好奇,是什么信念支撑着巴斯琴这么多年无怨无悔,扎根基层,无私奉献?“既然选择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。”她想起汪国真的一句诗,“我的法律信仰就是诗中的远方,也许这就是最好的诠释。”

    青山尘飞尽,一卧几朝风,山脚下有她祖祖辈辈生活过的土地,而她,就如同不知疲倦的掌灯者,握着手中的法律武器,照亮自己,照亮他人,照亮着眼前的这片青山土地。

 

 

 

来源:人民法院报
责任编辑:马群
  • 联系我们: 立案电话:0471-6986013/6986014 投诉举报:0471-6986636 地址: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南二环3号 邮编:010020